《热娜的舌奴》 - 阅读小说

返回小说列表

绝美女神零度变装诱惑爆乳呼之欲出

其实我不经常去脱衣舞厅。那一晚,我的几个狐朋狗友拉着我到这一带最出名的脱衣舞酒吧去。里面的女郎们个个撩人心魄——能够在那儿看到那么些可爱动人的尤物着实令人心动过速。

这家酒吧里最特殊的节目之一叫作所谓的“沙发舞”。跳“沙发舞”的姑娘站在沙发上,双脚踏在顾客的大腿两旁,两腿开立,她们的裆十分靠近顾客的脸。

照规矩,顾客是不能接触舞者的身体的,但小姐们却可以在顾客身上摩擦她们惹火的肉体,而且她们时常这么做。她们或者用赤裸的乳头摩擦缀满髭须的脸颊;或者用手指摩挲膨客人蠢蠢欲动的私处。虽然名义上不允许进行直接的性接触,但实际上如果出现了也很少有人出面制止。

一个年轻的女郎引起了我浓厚的兴趣。她皮肤雪白,又长又直的头发乌黑发亮,垂在肩上;胸脯丰满坚挺,小巧的乳头俏皮地挺立着;她的双腿修长,大腿结实丰满。她的艺名叫作热娜,后来我才知道这也是她的真名。她迷人的颈子上套着镶水钻的黑色皮制项链;穿着长达大腿根部的高筒皮靴,靴腰紧裹着双腿。除此之外,她身上的唯一饰品,就是脸上性感诱惑的微笑。

我看着她在酒吧边舞蹈边游走,发现她似乎喜欢年长些的男人——看上去几乎都在40岁以上。有些人挥着满把的钞票招呼她,不过她还是微笑着溜到头发比较稀疏的那些顾客身边。

一旦选中了一个,她就把其他人都撇在一边。她目不转睛地盯着那人,随着乐曲的节奏扭动腰肢,直到把他逗得欲火难耐,弄得那些人都象被催眠了一般。显然,这些人都是冲着她来的老客户了。他们的兴趣集中而特殊,我想他们大概很想为她口交。看得出来,这个尤物掌握着主动,她的兴致和他们的非常合拍。

当她在他们面前扭动胯部时,她的微笑中充满了挑逗。那些被选中的幸运儿脸上现出陶醉的表情,舌尖不自觉地略微吐出。她很少接受他们的示意,仅仅是偶尔挪过最后的距离,让他们伸长的舌尖滑进她的蜜窝。沙发的靠背很高,灯光也很幽暗,很少有人注意到这小小的“越轨”。

夜深了,我的朋友们纷纷离开,桌边只剩下我自己。先后有几个女郎到我这一桌来,在我身上摩擦她们玲珑的躯体。但是很快,她们发现我对热娜目不转睛地看,扫兴地离开了。其中一个女郎离开后又走回来,询问我是不是希望让热娜来接待。我热切地回答了她,看着她到热娜的身旁耳语着,还用手指点着我的方向,然后她对我莞尔一笑,悄然离开了我的视线。

不一会儿,热娜迈着性感的步伐飘然来到我身边,她俯身在我耳边轻声说道:“我注意到你了…我知道你对什么感兴趣。”她伸手一把攥住了我的裆,我立刻坚强无比。她保持着微笑,我也是。

“你觉得我想要什么?”我有点紧张,尽量作出轻松的样子。

绝美女神零度变装诱惑爆乳呼之欲出

她直视我的双眼,嘲弄地笑笑,恶作剧般地挑逗着,“瞧,你一定很馋屄了,很馋很馋”

“哦…,你为什么这么想?”我没想到她那么直截了当,这使我感到有些尴尬。

“象你这种类型的人,我一眼就能辨认出来。”她的脸上现出野兽发现猎物般的表情,眼中闪着狡黠挑逗的光。

“你期待着某个放荡的淫娃把她的屄贴在你脸上,让你品尝她的嫩肉…”

我还想掩饰,但小弟弟老早就出卖了我。

然而,有些事情她并没有猜中。我的确想要替女人口交,但我很明确地知道我希望由热娜来给我这个机会。我的选择包含了超出品玉之外的一些因素。在那一刻我自己也不很明了这究竟是什么,但我清楚热娜能给我我所渴求的东西。

“我们的爱好很合拍。瞧,”热娜挑逗地说,她嘬起嘴唇吮了吮自己的手指,然后把它们放在自己身体上,游走下去。先是乳沟,然后是平坦结实的腹部,然后稍稍停顿了片刻,接着,她的手指犹如抚琴一般地拂弄自己半露的蚌珠。

这恰是那种我白日梦中幻想的那种蜜窝。柔软、纤细、卷曲的短毛紧贴在皮肤上,只覆盖着阴阜那一带,粉色柔嫩的阴唇光滑赤裸…我看到她很湿。

“我看得出来,你渴极了…来,放松一下,”她的玉手搭在我的后脑上。“轻轻舔一舔,尝尝它的滋味…”

“噢…,我早就想了…”我从沙发上溜下身子,跪在地上,我从眼角里看到几个舞女走过来围住了我们,挡住了其他人的视线。

绝美女神零度变装诱惑爆乳呼之欲出

“你想让我替你解渴,好极了。来,把这里的水全喝了。”她柔声说,攥住我头发把我的脸拉向她的下身,同时她挺胯迎了上来。“就当是喝美酒,把你的嘴放在那儿,看你能不能把我喝干。”

我听到几个女郎咯咯笑起来。

“是…,好…,嗯…,”我呻吟着,用舌的平面紧贴住她近乎流淌蜜汁的蜜窝。

“哦,ye……,”她倒吸着气说道:“好极了宝贝,舔…,舔呀…,把我的酒全喝了。”

她的窝妙不可言,带着醇酒的清香,蜜汁醉人,味道极为性感刺激。

“噢…宝贝,”她喃喃自语,臀部开始上下运动,“我喜欢你替我吹笙的手法。我可能会让你作我专用的私人乐手。”

我忽然陷入了一种接近迷醉的状态,这是以前我替女人口交时从未体验过的。我的脑子不再转了,我只顾随着舌头越走越深…。我依稀听见了她的呻吟,以及其他舞者围拢来掩护我们。她们极力怂恿她来点更刺激的。

她推开我扶在她的臀部上的手,把我推倒在地板上。随后,她双脚跨在我的头两边,蹲在我的脸上。

“干他,干他,”我听见一个女郎喊着。“操他的脸,在他的嘴上爽…”

她的蜜窝重新回到了我口中,我急不可耐地吮舔她的阴蒂。

绝美女神零度变装诱惑爆乳呼之欲出

“天哪,瞧这家伙…”“吮她的阴蒂,快…”“大口一点…”她们纷纷在我们身边兴奋地起哄。

热娜在我脸上摩擦她湿淋淋的花芯,我的脸上满是她的液体,我眼看就快射了,我只想让她的蜜窝吞下我的脸…

就在我快要缴械投降的那一刹那,热娜放开了我的脸。

“让我们来吧…”其他人纷纷起哄,“热娜,别这么自私,也让我们试试…”

“我想,他只想找我…,嗯?”,热娜慢条斯理地说。

“是…的,”我话都说不利索了,似乎魂魄被她深邃的黑眼睛摄去了。

“你们都听见了。”其他舞女作出无比扫兴的样子,嘟嘟囔囔地散开了。

我直起身来来,跪在地上。

“嗯…,你的脸现在漂亮极了,”热娜嘲弄地说着,莞尔一笑,俯视着我。“你刚才的表现不错。”

“哦…,”我一时语塞,刚才疯狂的一幕恍如隔世,我尴尬极了,于是掏出香烟,想掩饰我的紧张。

绝美女神零度变装诱惑爆乳呼之欲出

“我不喜欢顾客抽烟,这破坏他们的…味觉,”她平淡地说,然后眉弓一挑:“你明白这意思。再说和你现在的处境也不相称。”

我知道她的意思是什么,我只是报以呆兮兮的傻笑。

“你跟其他女人也这样吗?”

“是的。不过,你跟她们完全的味道不同。”

“真的?”她略带调侃地问道,“说说怎么不同。”

“好像喝醉了一样,我以前从没体验过这种感觉”,我如实相告。

“仅仅是这样?”

“这只是感官上的差别,我想,更大的差别在心理上。你很特别,你是我从没见过的那种女人。”

“你很喜欢吹笙吗…甚至在公共场所?”她转移了话题。

我听得出她嘲弄的意味,可是奇怪,我不仅没有反感,反而觉得非常性感,。

绝美女神零度变装诱惑爆乳呼之欲出

“我非常喜欢为女人口交。”

“朋友,”她对我的坦率并不感到惊奇。“那边那些人”,她翘起二郎腿,用脚尖指着刚才那些男人的方向,“他们全都喜欢替女人口交。”

她坐回到沙发上,张开两条玉腿一张一合地晃动,她的蜜窝若隐若现,“我靠他们谋生…象你一样的人。不少男人喜欢替女人口交,可他们不找自己的妻子。他们来找我,盘算着带我出去,吹上一两个小时。可是你们都一样。你们先替我吹,然后就想让我给你们吹,或者上床作爱。你们喜欢吹笙,直到你们的小鸡变硬起来,就该想三想四的了。”

我跪到她脚前,想要插嘴,可是她没理会。“所以我到这儿来工作。男人们到这儿来,满心想着替我口交。我让他们舔上一会儿,没准儿还让他们把舌头伸进去。这很好玩,我喜欢舌头。最后,我收了他们的钱,走人。我从来不会去为男人吹或者让他们上我,除非是我自己想要那么做,而且我从来不在这里,也不和顾客做那些。”

“你误会我了,”我直视她明亮的眼睛,耐心地说。“舔阴是我唯一永远不会感到厌烦的事情,我跟我所有的女朋友都是这样。我没结婚,而且我也不想要人替我吹或者让我上。我不需要性交。我只需要口交。”

我注视着她玲珑的躯体,当我的视线接触到她双腿之间的胜景时,尽管我已经在那里流连过了,我的私处还是不争气地抽搐了一下。那里是湿润的,那里有我和其他男人的唾液。“对你,我更是这样。”

她沉吟了半晌,温存的微笑浮现在红珊瑚般的唇上。“我绝不会上你,但是如果你真象你自己说的那样,也许我会考虑用用你的嘴。”

“我说的全是真的,”我辩解道,我知道这关系到我的将来。“我只想为你口交,这是唯一的要求。”

“我从前也碰到过你这样的顾客,后来发现他是个受虐狂,他想作我的性奴隶。他给我带来了很多乐趣。”

“这正是我所想的,”我带着久违了的激情说道。“我想作你的舌奴。”

绝美女神零度变装诱惑爆乳呼之欲出

她的微笑在脸上荡漾,她的脚尖拨弄着我硬挣挣的阴茎。“舌奴…嗯…听起来很有趣。不过作一个舌奴可不仅仅是用舌头侍奉我那么简单。”

“我知道”,我激动极力。

“我快下班了,”她收藏了笑意,换了命令的口吻。“在这儿等着,准备好向我证明你说的一切。”

我从前跟不止一个女人来往过,她们都很喜欢我对吹笙的嗜好。但热娜不一样。热娜是我所见的头一个只要我的舌头而不稀罕我的屌的女人。很快热娜就出来了,我送她回家。

一进家门,热娜就提起短裙、岔开修长的双腿,玉手扯住我后脑的头发把我的脸摁向她的私处。“舔!”她命令道——声音不大,但带着不可抗拒的权威——同时她把膨大的唇瓣压到我的嘴上。“替我口交,把我伺候到爽!”她正是我希望的那种女人。她表现得如同这是她的第一次。当第一次高潮退去后,我们上了床,剥光了衣服。她让我仰面躺下,然后骑在我的脸上——好象我的脸是一个马鞍。她老练而权威地指导我如何吮怎么舔,就这样象骑马一样骑我的脸,就这样使唤了我4 个小时,每次让我休息不到2 分钟。最后热娜累了,她一边玩弄我胀痛的阴茎,一边让我舔她柔嫩的阴蒂。

从那以后,我知道我再也离不开她了。我觉得她知道这一点,因为从那时起我成为了她的固定男友。每天睡前,我都要为热娜口交。闲暇时,热娜会斜靠在沙发上,或者煲电话粥、或者看电视、或者看书,我跪在她双腿之间,脸埋在她的胯下,尽心尽力地服侍她。一般来说,每次我都要连续工作1 小时以上,她喜欢把双腿搭在我后背上,手拿电话,对她的密友实况转播我们的游戏。

她还是在我们相遇的地方跳舞,偶尔和顾客一起外出。我知道那是为了钱,而且她只允许他们替她口交。热娜时常跟我谈起他们之间的事。嫉妒归嫉妒,我的身体却会不争气地动情。热娜了解这些,也经常利用这一点来摆布我。

大概是在我们结婚前一星期,她跟我谈起一个几个月前认识的顾客。他说自己是个受虐狂,想物色个人来虐待自己。他告诉她,想找个女士来捆绑她、掐他的阴茎、在他嘴里撒尿,最后强迫他为其口交等等。那人愿意为此支付每月500块。我对她答应这笔生意一点也不感到奇怪。这是件合算的买卖。使我感到惊奇的,是她当晚对我讲述这件事情的语调。她意犹未尽地向我描述她如何折磨他的阴茎、如何让他反复乞求为她口交等等,这让我觉得非常刺激——我想多半是因为她谈论这事的态度。我知道热娜在和男人相处时喜欢采取支配的态度,但还从没见过她表现出凌辱男人的欲望,这激发了我的好奇心,我谈到很晚。热娜告诉我如果我们结婚,她会用我代替那个人。我表示了赞成。

热娜讲述的故事让我们俩都无法克制,那一晚,她让我见识了她的新“节目”。

新节目最使热娜乐此不疲的内容是羞辱,从那晚开始,我们的关系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我不再只是热娜的舌奴,而是她的性奴隶,一件任凭她随心所欲地使用和实验的性工具。此后的几个晚上,我发现热娜非常喜欢“使用”人。

绝美女神零度变装诱惑爆乳呼之欲出

在我们的第一课里,热娜把我的四肢捆绑在床上。她在我的“鸡鸡”和“蛋蛋”上扎了条长长的细绳来控制我。她爬到我胸脯上,然后跨在我的脸上,撩人的阴毛悬在我的舌尖上空,她挑逗、羞辱我,直到勾得我欲火中烧。她利用我的欲望驱使我到达快感的顶峰,就在我快要“一江春水向东流”时,她羞辱性地扯紧细绳。我疼得大声呻吟,下面“一泻千里”喷得到处都是。我仰望她的脸,看到的是热娜色迷迷的表情。她性感地舔着嘴唇,一把抓住我的头发,把我的嘴捂在她严阵以待的蜜窝上,我的小弟弟立刻又长大了。

学会舔吃我自己的精液的过程很顺利,而且令人激动。很小的时候我就常常想,吃我自己的小鸡会是什么滋味,但我还从来没想过吃自己的精液。为了让我作好思想准备,热娜给我讲了几个和她有一腿的男人吃自己精液的故事。毫无疑问,这种怪癖很是让她起性——当然我的感觉也一样。作为对我的激励和提前奖赏,热娜头一次允许我进入她。当我在她体内射精以后,她抬起玉臀坐到我的脸上,命令我吮舔她的花瓣。这是我头一次吃自己的精液,但不是最后一次,这样做使我的小弟弟连续几个小时都硬挣挣的。

大概一个月之前,热娜对我说,如果能够在我们的活动中再加入一对儿,那一定会非常令人动心。我不喜欢这主意,我无法承受看着她吮吸别人鸡巴、或者在她的蜜窝里塞进个陌生人鸡巴,这太刺激我了。但是热娜说服了我,她说她自有分寸。热娜说,在让别人丈夫替自己口交的同时看着我替另一个女人口交一定很刺激。她告诉我她打算邀请的那一对中,女的在上男的在下。

那一天终于到来了。热娜请来的夫妇二人非常年轻,大约都是二十出头的样子。莎莎金发,非常漂亮,身材苗条,我立刻就对她产生了好感;杰米身材健美,长得很精神,但他极为驯服,我的嫉妒很快就消除了。我希望热娜能够尽情享用他。

大家先是一起喝了几杯,随后我和杰米脱光了衣服。杰米的阴茎又粗又长,微微向上翘曲。他和我一样割过包皮,但是他的行货比我的粗了一倍,长了一半以上,而且它的色泽比我的生动得多,我自惭形秽。莎莎说她对我的尺码感到失望,有货不对板的感觉。这让我无地自容。还好,热娜替我打了圆场,她说我的鸡巴不该是重点。

“他是个舌奴,莎莎,他的用途是口交不是性交。”

当莎莎明白当晚我将是她的舌奴时,她很快忘记了我的尺码造成的美中不足。接着,杰米和我都跪在地上,在女士们的注视下弄硬自己。热娜对杰米的小弟弟表现出浓厚的兴趣,这让我心里很不是滋味。它的尺寸一定让热娜印象深刻,因为她把它握在手里一个劲地捋,她从没这样对待过我。她盯着那巨物时,还不时饥渴地舔着嘴唇。

“你是不是希望自己的鸡巴也这么大,”热娜瞟着我的眼睛说。“要是你的也这样,说不定我会吮它的。”

我觉得热娜会把它放进嘴里,但很快我就放心了,她只不过是舔了舔它硕大的肉头。

“别激动,”热娜感到了我的忧虑。“我只是让它硬起来。”

绝美女神零度变装诱惑爆乳呼之欲出

我当然知道事情没那么简单,但又能如何呢?!我知道她想吮它而且可能她还会让它进入她紧绷绷的蜜窝,可是即使是这样,只要那是她想做的,我又怎么能阻止呢?

我和杰米继续努力,直到女士们宽衣解带,身上只留长筒袜和高跟鞋——她们很会利用别人的弱点。女士决定先把我们绑起来。我们被戴上眼罩,仰面推倒在地板上。她们挑逗、抚弄我们,她们对我们介绍下面的计划。莎莎狠狠地掐、拧我的命根子,我听到杰米的呻吟,大概他的遭遇也一样。

这非常刺激,我不再担心,我想,除非莎莎吮我的鸡巴、上我,否则热娜是不会对杰米那么做的。

游戏进行了15~20分钟后,莎莎放开了我的命根子。我感觉到她站了起来,跨在我的头上。“伸出舌头来,奴隶”,莎莎命令。接着,我感觉到毛茸茸的私处逗弄着我的嘴和鼻子。

“舔我的B !”

我立刻伸长舌头,得到一声奖赏般的娇哼,紧接着莎莎湿漉漉的私处压在了我的嘴上。

房间那边传来热娜愉快的呻吟,我知道杰米的舌头此刻正深入她的蜜窝。听着热娜兴冲冲的喘息,澎湃的激情立刻传遍了我的周身,我浑身充满了无穷的力量。我猜想她此刻一定正骑在杰米的脸上,这是她和我在一起时最喜欢的体位,而且她可能正慢慢地上下移动臀部,杰米可能正挺直了舌头由着她操。

莎莎的臀部在我脸上划着圆圈,她快乐的尖叫告诉我她正在逐渐进入状态。我不得不承认,一想到我美丽的妻子的玉臀正在杰米脸上游走而同时莎莎美妙的蜜窝正贴在我的嘴上,我就兴奋得不能自已。

莎莎煽情的阴毛摩擦着我的鼻尖,我深长地呼吸,吸入她火热的私处散发的芳香。我怯生生地伸出舌头追随她甘美多汁的阴唇。它形如玫瑰的花瓣,丰满而多汁,它的柔嫩使我体内阵阵颤栗。莎莎稍稍加重了压在我嘴上的力量,我温柔地把她的阴唇吸进口中。

我平淡的词藻难以形容在舌尖上的那股催情的滋味,也许对某些人来说那味道有些刺鼻,但对于我来说却有如玉液琼浆,它甘醇、甜蜜,仿佛是天堂里的花朵的花蜜。这花蜜是我生命力的源泉,我的命根子的硬度刹那间超过了我短短的生命史上以往任的何时候,它坚硬、滚烫得象刚出炉的弹簧钢,又象一张搭着箭的铁弓,期待着温柔的抚慰。

绝美女神零度变装诱惑爆乳呼之欲出

我热切地吮着粉红柔嫩的花瓣,莎莎慵懒地呻吟着,她的手指深进了我的头发,紧紧地揪住。

“哦…好…,”她喃喃地说。“吮它,你这贱骨头…吮我的屄。”

我用呻吟回应,表达我谦卑的赞美,同时舌头饥渴地舔舐花瓣的前部,随后,我象只饥饿的蜜蜂一样,把舌头深深地送进湿润的花芯,我能感觉到我的嘴角流淌着她的爱液。

“噢…噢…ye莎莎莎莎莎莎莎莎…”她尖叫着,娇喘吁吁。“你的舌头…,这么…粗…,这么热…,再深一点你这色鬼,再深一点…”

我全神贯注于莎莎的蜜窝,我把舌头用作一条灵活的阴茎,让它进进出出,轻轻地拍打她的花芯,我的唇和鼻紧偎着她的花瓣,贪婪地吮吸她的花蜜。

莎莎的阴核大而突出,她似乎乐于让人使劲地吮吸这美妙的花蕊。至于我,我非常喜欢这种类型,她越是怂恿我,我吮得越卖力。“噢…,Ye莎莎莎莎莎莎莎莎, ye 莎莎莎莎莎莎莎莎,吮它,吮它,把它当成鸡巴,Ye莎莎莎莎莎莎莎莎,我的鸡巴,你要想像着在吮我的鸡巴…”

莎莎说的“我的鸡巴”使我感觉到非常的色情和刺激,我试着用嘴唇把它拉出来。

“看那,热娜,”莎莎嚷道。“他象吮鸡巴那样吮耶。”

我听见热娜娇声浪笑,“哈,他吃过自己的精液,或许他还想吮一只鸡巴呢。”

“噢…真的?他真的吃过?”莎莎激动地问道。“我觉得这最刺激了,你是说我要是让他射在我里面,就能看到他舔吃那东西?”

绝美女神零度变装诱惑爆乳呼之欲出

“对极了,尽管干吧反正他喜欢,我就这么玩过他,”热娜在杰米的舌头上气喘吁吁地说,夹杂着呻吟。“而且,要是他喜欢你的屄,说不定你可以让他吮杰米的鸡巴呢,这主意很刺激吧?”

“噢,ye……”莎莎回答道。“太刺激了,性感极了。”

她们的话让我如痴如癫,我加倍努力地吮着莎莎的“鸡巴”。我全神贯注于莎莎的私处,逐渐忘却了时间,也不再关心热娜和杰米都在干什么,只是依稀知道热娜大声地呻吟了几次,并且喊着“深点,使劲…”,但她的声音似乎是从非常遥远的地方传来,我根本没意识到或许热娜的行动完全不象我们事先商议好的那样。莎莎的蜜水不断地注满我的口腔,此时此刻我根本来不及考虑别的,只顾一股脑地痛饮,并迎合莎莎对我的舌头永不满足需要。在莎莎的蜜水灌满了我的嘴几次以后,我听到热娜高声的呻吟,那是我从未听到过的。

“快,莎莎…快!”热娜气喘吁吁地叫道。

莎莎缓缓地从我的嘴上移开了她的莲花,她低声问我是否想见识一些令人激动的场面。我的命根子正处在爆发的临界点上,什么都顾不得了。最起码我觉得是这样。

莎莎拉我起身跪着,然后慢慢地拿掉了我的眼罩。呈现在眼前的一幕使我又震惊又刺激。杰米的眼罩了早就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拿掉了,而且还松了绑。他坐在沙发边缘,斜倚在靠背上,双腿分开。热娜正骑在杰米胯上,背对着他,她的两腿岔开,就象扎了个马步。热娜淫荡地眯着眼睛,似笑非笑,她流淌着蜜水的莲瓣里杰米鼓胀的肉柱正在那儿进进出出。

我手足无措地呆看着,一时不知道该做何反应。我为被她如此愚弄而感到难以名状的伤心,与此同时却有一股热流从我头上直窜到下体,使它兴奋莫名。

我看着热娜淫兴浓浓地让那只巨物挺进到我从没进入过的深度,脑子里象刮起了台风一样混沌一团,阴茎却下贱地鼓胀起来。莎莎一骗腿骑在我的脖颈上,她夹紧双腿,用裹着丝袜的纤足拨弄我的命根子。

“上帝…”莎莎大惊小怪地叫道,在我的脖子上扭动着,我能感觉到她的蜜汁顺着我的脊背流淌。“他们操得可真来劲。”

杰米缓慢而深长地抽送。每当他抽出时,我能听见热娜可爱的阴唇在他神气的肉柱上吸出声响。我想起被蒙着眼睛时听到的吸吮声,突然醒悟其实就是这个声音。杰米一直在操热娜,而不是替她口交。

绝美女神零度变装诱惑爆乳呼之欲出

“瞧她的小肚子,”莎莎向下顿了顿身体。当杰米把他的淫根送进热娜的私处时,她的小腹淫邪地微微隆起。“我敢打赌,你用舌头可没这种效果,”热娜嘲弄地荡笑。

在我观礼的过程中,莎莎一直用脚拨弄着我的命根子,就在我快喷发时,她停了下来,然后象骑马一样赶着我向热娜他们爬过去。莎莎扯着我的头发使我仰着脸,让我饱览他们放荡的演出。

“来吧,”莎莎催促着,“我知道你想参加,热娜也要你参加进来,我更是这样。”

莎莎不断地用脚跟磕打我的肋部,她的声音充满诱惑。

我爬到了他们跟前,热娜腰肢酸软地坐在杰米的阴茎上,双腿搭在他的腿上。我的肩膀贴在热娜的大腿内侧,我的脸可以感觉到她开放的莲花的热气。当我的肩顶在热娜的腿上时,那个吸吮的声音听得越发清晰。

“噢,嗷…啊哈…”杰米的臀上下运动得越来越快,把他的肉柱送进送出,我听见热娜呻吟的喉音。

我看见杰米的淫液从热娜搏动的莲花里面淋漓地渗出,汇成白色的涓涓细流,淌在她浑圆的臀上。

“上帝…看看那些精液,她的B 里面恐怕都满得容不下了,”莎莎粗鄙的话从我背上传来,我不喜欢她这样谈论热娜。

莎莎从我身上下来,她的手按在我的后脑上,慢慢地但却不由分说地推我的脸向前靠拢。

“舔它!”莎莎说,她的声音带着些淫逸的沙哑。“舔这屄。”

绝美女神零度变装诱惑爆乳呼之欲出

我抬眼看去,视线越过热娜沾湿的阴毛,越过她因巨物入侵而隆起的小腹,越过丰满的胸脯,最后和热娜低垂的视线相会。我乞求地望着她,希望能看到她做出什么表示免除我这贱役。热娜淫邪地对我微笑,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告诉我她要我做什么。

热娜用手指拨开她丰润的蚌珠上的掩蔽,“Ye莎莎莎莎莎莎莎莎…,来吧,舔我的屄,把精液从我的屄上舔掉。”

我犹豫着,无力地抗拒莎莎推我的手。

我张开了嘴,舔着嘴唇,莎莎的手在我的脑后推着。当莎莎把我的脸推到热娜的胯间时,热娜高声的呻吟起来。我闭上眼,开始吮舔。

当我吮吸着热娜挺立的阴蒂时,不由得注意到我嘴边的运动物体。某个坚硬光滑的东西摩擦着我的下巴。

“低一点,”莎莎命令我,“舔低一点。”

我知道莎莎想要怎样,而且如果莎莎想要热娜一定也想要。

“来吧小爱人…来吧,我想看你那样,”莎莎劝诱道。“快,我要看看,如果你听话以后我可以随时让你舔我的B.”

我想贴在热娜的蚌珠上,但她的臀部不停地动,莎莎的手操纵着我的头跟着动,最终我的嘴越来越低。我的抵抗是无力的,我不敢违拗热娜,而且我心里也想取悦她和莎莎。“来吧,宝贝,”莎莎柔声说。“我想看你把它放进嘴里。”

当我触到低处时,我的舌头感觉到了杰米黏糊糊的液体。我能感觉到那光滑坚硬的肉柱擦着我的嘴唇上上下下。我吮吸得更加用力,绝望地想把热娜的B 吸进我的嘴里,但是她的唇瓣被撑得紧绷绷的,我根本无法吸住它们。

绝美女神零度变装诱惑爆乳呼之欲出

“他做了,”我听见莎莎娇俏地荡笑。“他正舔呢。”

肉柱贴着我的嘴唇蹭来蹭去,但我也只能屈服于莎莎的手。我感到羞耻的痛苦,低声呻吟和呜咽,我完全任他们摆布了。我的舌头拼命和肉柱争夺空间,为了能够进入热娜的蜜窝。最终,我的舌尖挤了进去,我感到杰米滚烫的肉棒贴着我舌头背面进出,他的精液黏在了我的舌头上,被吸进嘴里。我感觉到绸缎般光滑的阴茎头在我的舌尖上来回滑过,反复地插进热娜湿润的阴道,我的舌头根本不是这个大块头的入侵者的对手。

倏地,杰米大呼小叫起来,他快要射了。“保持住,”我听见热娜英明果断地命令杰米。接着,热娜略微抬起身来,让杰米的阴茎弹出她的黏糊糊的花瓣,它一下子颤巍巍地矗立在热娜的阴唇和我的嘴唇之间。我仰脸看着热娜,她的双眼中流动着我以前从来不曾见过的淫荡。我看到她的脸上泛着红晕,双眼迷离。她的左手向下伸过来,把那只巨物攥在手里,右手伸过来抓住我的头发,拉我近前,同时左手把杰米的阴茎对准我,把它的肉球似的头放在我紧闭的双唇上。

“热娜,快让他舔吧,”莎莎看出了我的犹豫,抬脚用来踏在我的后背上,尖锐的鞋跟刺痛了我。

我仰望着热娜可爱的面庞,她娇喘微微,“张开!”她只说了这一句。

我知道,想让她高兴就要照她的话去做,我卑躬屈膝地张开了嘴。

“继续,吮它,为了我来吮这个鸡巴,”莎莎的声音显示她的胃口被吊起来了。

“Ye……”热娜倒吸了口气。“继续,你知道你想。好好舔,顺着我没错,”她狠狠地按下我的头,让我的嘴唇滑过肿胀、博动的阴茎头,让它戳进了我的咽喉。

热娜把持住我的头,让杰米缓慢地进出我的嘴,我不时被塞进喉咙的阴茎头哽住。

“就是这样,亲爱的,”热娜晃动着我的脑袋说,“为了莎莎舔它,让她瞧瞧你是多么训练有素的舔奴。”

绝美女神零度变装诱惑爆乳呼之欲出

几分钟后我感到没那么难受了。我能够向上看,我的眼里只有热娜。我感觉我吮的是热娜的阴茎。

莎莎俯下身,不断地玩弄我的小弟弟,不一会儿我就觉得自己快射了。

“好啦,”热娜恋恋不舍地说,“把杰米的鸡巴送回来。”

看来,我要失宠了。我灰溜溜地用舌头和脸扶正了杰米的肉棒,让它矗立在那里。热娜徐徐蹲坐下来,“噢……”,她长出了一口气。

“轮到我了,”莎莎热切地说着,把我推倒在地上。她骑到我身上,把膨胀的花芯套在我一阵阵悸动的小弟弟上。

几消几下我就无法克制地在莎莎体内爆发了。我刚停下,莎莎立刻抬起身来,她在我身上挪动,她的屄滑过我的腹部、胸膛,径直来到我的嘴上。莎莎扯住我的头发,俯视着我。“把你的舌头插进去,舔干净,”她面带讥笑地说。“我要看看你舌头上的精液。”

我遵从她的命令,吐出舌头让她查看。“现在,把这些吃了,然后把剩下的也都吃了…”

相关小说The Fiction Associated With It

请您牢记: MSAv.CC